京京的母親靠著丈夫在醫院ICU外泣不成聲。11月6日,2歲的京京落入熱水桶,全身92%燙傷。
  11月7日上午10點鐘,我接到消息說一名兩歲男童掉入開水桶內嚴重燙傷,正在朝陽急救中心搶救。20分鐘後,我在朝陽急救中心與文字記者會合。男童京京的媽媽坐在五樓燒傷科的重症監護室外失聲痛哭,“救救我的孩子,他還那麼小,救救我的孩子……”我是一名攝影記者,此時,卻不忍拿出相機。
  孩子母親說,“孩子撈上來時,手上身上的皮都燙化了……舉著小手說‘媽媽救救我’……”我的眼睛里含滿淚水,走到遠處,用長焦鏡頭拍下了這位悲慟的母親。我的心裡痛苦又矛盾,我只按動了十下快門,我只希望我的照片能夠讓更多的好心人為這個家庭伸出援手。
  2006年,我報道過一則白血病女孩被父親遺棄於醫院的消息,第二天,小女孩流淚的特寫照片刊登在報紙上,陸續有很多讀者捐款,最終女孩血液配型成功,醫療費用也全部籌齊。我心裡想著,願京京也能和這位女孩一樣,逃出死神的魔爪,健健康康地走出醫院。
  離開前,我聽到這位年輕的母親坐在走廊里自言自語,不住地念叨“我孩子的皮都沒了啊”,我的眼淚再次奪眶而出。我們不能想象在ICU病房裡寶寶所承受的巨大痛苦,更不能想象病房外一位母親內心深深的歉疚與悲痛。
  第二天上午,京京首次手術,他的母親兩天未合眼,此時低著頭靜靜地坐在手術室門外。3小時後,京京被推出手術室,他眉頭緊皺,牙關緊咬,雙眼閉合,長長的睫毛顫抖著,除了鼻子和眼睛部位的皮膚顏色稍深,其餘裸露在外的皮膚一片鮮紅,小小的臉龐腫脹得比成年人還大。
  母親追著孩子的手術床,一路跑,一路哭,“寶寶!媽媽在這裡!”撕心裂肺的哭喊聲久久迴蕩。我按下快門,滿臉是淚。從手術室到重症監護室不過十幾米遠的距離,我覺得走了好遠好遠,似乎沒有盡頭。
  我的女兒出生於今年六月,在我寫這篇手記的時候,我的妻正抱著她在我身邊熟睡。我清楚,一位母親從十月懷胎、陣痛分娩到哺育教養,為孩子傾註了她一生所有的愛,孩子每有一絲不適,母親便感到百倍的難過。每個孩子一天天健康長大都是不容易的事,京京媽媽雖有監護上的疏漏,但此時她內心的煎熬和苦痛定是常人無法估量與承受的。
  立冬時節的北京晴朗卻頗為寒冷,多麼希望寶寶看到今年第一場雪時已不那麼疼痛,多麼希望我們的報道和好心人的援助能夠像雲層之上的一縷陽光,幫扶這個陷入悲痛的家庭早日走出寒冬。
  新京報記者 王貴彬
  ★募捐賬號
  戶名:中華思源工程扶貧基金會
  賬號:318 156 031 781
  開戶行:中國銀行北京幸福廣場支行
  匯款時一定註明:天使媽媽吳京專用
  (京京母親蔣女士電話:13717673957)
  相關報道:
  《2歲童落熱水桶92%燙傷正急救》
  http://www.bjnews.com.cn/news/2014/11/08/340609.html
  編輯:李雪瑩 黃月  (原標題:【手記】手術室外,我按下快門,流淚不止……)
創作者介紹

vi83vinw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